员工文苑

回家

来源:财务与风险管理部 石培培 2024-07-08 查看: 35

摘要:母亲弯着腰弓着背站在车后,后视镜中的身影越来越远、越来越小,又是满满当当一车的东西,母亲包的包子、花卷、馒头,地里种的白菜、菠菜、韭菜、豆角,甚至从集市上买的东西都让带一份,理由是家里买的便宜。父亲说,天快黑了走吧,路上开车小心。不知道从何时起,天黑我就要离开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,离开养育我几十年的父母,去另外一个地方;不知从何时起回家不再是一件说回就能回去的事情,每次回家都要等有时间,需要提前计划才能做到的事情。

母亲弯着腰弓着背站在车后,后视镜中的身影越来越远、越来越小,又是满满当当一车的东西,母亲包的包子、花卷、馒头,地里种的白菜、菠菜、韭菜、豆角,甚至从集市上买的东西都让带一份,理由是家里买的便宜。父亲说,天快黑了走吧,路上开车小心。不知道从何时起,天黑我就要离开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,离开养育我几十年的父母,去另外一个地方;不知从何时起回家不再是一件说回就能回去的事情,每次回家都要等有时间,需要提前计划才能做到的事情。

几年前给客厅安装了一台立式空调,若提前商量不用猜就知道回答,铁定的不同意,不是天不热,是没必要花那笔冤枉钱。老家的夏天实在难熬,从地里劳动回来,悬在房梁上的吊扇不紧不慢地转着。我回家时总是嫌弃它不凉爽,父母总是说一会儿就好,这一会儿是对风扇的包容,也透着心静自然凉的心态。多次商量不同意,干脆就先斩后奏了,东西进家总不能退吧,安装后他们也是高兴的。父亲上了年纪,也泄了威风,他的权威我竟然也敢于挑战了,若是以前无论如何也是不敢的。

每次回家,父亲总是和颜悦色地笑着,没有了之前的严厉。“路上开车慢点!”这句话自从进家门开始到出门离开被无数次的提起,反复的叮嘱,好像我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,生怕做不好。母亲总是给我聊全村人的事情,谁家结婚、谁家添娃、谁家孩子考上大学、谁家老人去世,其实我已经记不得她说的谁家人的名字和样子,但只要点着头和一句拖着长音的“噢”,就能回应她所有的话语,她就能一件件、一桩桩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。母亲总是说人好好的就行,家里没事就是好事,没有工资、车子、房子、工作等一切住在城市的烦恼。

我现在至少保证做到每月回家一次,陪父母吃吃饭、聊聊天、逛逛村子、过过稀松平常的日子。

上一条: 下一条:
版权所有:鲁西集团 鲁ICP备10203139号-2
x

官方微信